丝瓜视频污版下载app安卓下载

..co,最快更新真爱至上最新章节!

郁少寒眯起眼朝他看过来。

郁少漠道:“别这么看着我,不是我想问的,是宁乔乔天天在我耳边念,说什么下半年我们很忙,如果们现在结婚我们还有时间参加们的婚礼。”

郁少寒看了眼不远处的云懿,摇了摇头,道:“现在还不行,云家的事情一天没有解决,她也没有心思跟我谈结婚的事,而且我也不想把她逼那么紧。”

“好吧,自己的事情自己看着办。”郁少漠无所谓的挑了挑眉。

郁少寒看着他道:“司徒云凉这边的事情结束后,们是不是就要回去了?”

“嗯。”郁少漠点了点头:“贺家那边还有事情需要我处理,她也想去看看那小鬼,们呢?有什么打算?”

郁少寒眯了眯眼,道:“我想带她回国去见见爸爸妈妈。”

郁少漠皱了皱眉,淡淡地应了一声:“嗯。”

提起郁家,他一向没什么好说的。

郁少寒也知道,便也没再说什么。

郁少漠抬脚朝前面走去,走了几步,说了一句:“替我也给他上柱香。”

校园美女运动场上甜美写真图片

……

刚退潮的沙滩上有不少海鲜,宁乔乔让人找来个篮子,两人一会功夫就捡了不少。

“司徒云凉这地方是真不错,弄得我都想搬到海边去住了。”宁乔乔道。

云懿捡起几只小虾米:“是挺好玩的,想住在海边很简单啊,让郁先生在海边买栋房子不就行了。”

宁乔乔摇了摇头:“哪有这么容易,他现在要管理贺家,事情那么多,得住在贺家才行,我们是没机会了。”

“想去海边住,去鹤家不就行了。”旁边忽然响起一道男子的声音。

只见鹤倾城从旁边的树林里朝她们走过来。

宁乔乔愣了下:“去鹤家住?”

鹤倾城笑着道:“我的意思是说,我们现在也算盟友了,等将来有时间想去海边住,可以和郁先生一起去鹤家,不用担心安而且风景还不错。”

宁乔乔撇了撇嘴,有些嫌弃地道:“算了吧,我住在海边可以吃海鲜,们鹤家那片海域的海鲜谁敢吃啊。”

那些海鲜大概都是吃人的尸体长大的吧,咦,光是想想都觉得好恶心。

鹤倾城低头笑了笑,没说什么。

“怎么来这里了?”云懿问道。

说到这个,鹤倾城有些无语的揉了揉额头:“还是不是那个叫司徒云凉的,我在接电话,他让我说话声音小点,说话声小点!我要不是看在他是们朋友的份上,我他妈真的……”

鹤倾城一向是冷静自持的性格,但是现在也被逼急了。

宁乔乔笑了一下,没说什么。

鹤倾城皱了皱眉,道:“我说,他姓司徒,和司徒昭有关系吗?”

宁乔乔摇了摇头:“应该没有吧,没听郁少漠提过,大概只是凑巧同姓而已。”

“别总是盯着司徒昭行不行,他又没做什么。”云懿道。

鹤倾城眉头一皱,好笑地道:“我只是问一下而已,至于这么着急帮他说话么,别告诉我就因为司徒嫣然替挡了一枪,就觉得司徒昭是个好人了,云懿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蠢了?”

“这话是什么意思?司徒昭本来就没有做过伤害我们的事,起码我没看出他有什么不对劲,还有嫣然……她腿上的伤还是弄的吧,向她道过谦吗?”

云懿皱起眉道。

鹤倾城冷笑一声:“我那是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,为了救才出手的,如果那天她是想伤害呢?”

“那她是想伤害我吗?”云懿冷冷地反问。

她也曾经一度怀疑司徒嫣然有问题,但是结果司徒嫣然不仅没有伤害她,而且救了她一命!

鹤倾城眯起眼盯着她:“那我告诉,以前我怀疑司徒兄妹有问题,现在我更觉得他们有问题了!”

云懿笑了,看着他道:“理由呢?总不能什么都凭一句话臆测吧?”

这时候,郁少寒和郁少漠也走到他们旁边。

鹤倾城看着她道:“那天在寺庙中我们走散了,我和宁乔乔还有司徒嫣然在求平安符的地方等,但是当时司徒嫣然一直说要去找!”

云懿皱起眉:“她说要找我怎么了?”

“当时那种情况,外面到处都是人,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我们大家都知道会去的地方等着,连宁乔乔都这样想,而且我们都觉得身手很好,就算遇到什么麻烦也可以解决,可是为什么司徒嫣然一定要闹着去找,而且还十分担心出事。”鹤倾城道。

他们中最不应该担心的就是云懿和鹤倾城,因为他们的身手最好。

郁少漠皱起眉,低下头看着宁乔乔:“还有这件事?”

宁乔乔咬了咬唇,轻轻点了点头:“当时司徒嫣然确实一直都要去找云懿。”

她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,但是听鹤倾城这么一说,也觉得有点怪怪的。

“听到了,我没说谎。”鹤倾城摊了摊手,道:“我们当时都没有担心,为什么司徒嫣然那么担心?而且她还觉得会出事?”

当时只是走丢而已,又不是云懿被绑架,正常情况下谁都不会往出事那方面想,可司徒嫣然却这么想了。

云懿皱了皱眉:“嫣然和我关系一直很好,她担心我,走丢了想找我有什么奇怪的吗?”

“好,说她要找不奇怪,那么当我们见到的时候,为什么她一眼就看到在身后有人要对动手?当时连我都没看到!”

鹤倾城道。

鹤倾城的警觉性并不低,但是就连他都没在见到云懿的第一眼就看到袭击云懿的人,偏偏是和宁乔乔一样没有功夫的司徒嫣然发现了。

也正因为这样,鹤倾城第一反应才以为司徒嫣然是为了袭击云懿才跑过去的,才会向她出手。

“还有,们不觉得司徒昭的反应也很奇怪?”鹤倾城眯了眯眼,道:“我听说当初司徒昭要和们合作,是因为云越承差点伤到司徒嫣然,差点伤到他就要和云越承作对,怎么这次司徒嫣然差点死了,留下那么严重的后遗症,他反而那么平静?别说找云越承算账,就连抓回去的那几个云越承的手下,他都没动。”

云懿皱了皱眉:“因为嫣然受了那么重的伤,他每天都在医院照顾嫣然,没有时间理会云越承,这不是人之常情吗?”

而且后来司徒昭也带司徒嫣然回家了,所以更没有时间去做这些事。

“反正说来说去,就是很相信他,既然如此我说什么都等于白说,如果自己还有脑子,就好好想想吧,别告诉我没见过苦肉计。”

鹤倾城丢下一句话,直接转身走了。

云懿咬着唇没有讲话。

宁乔乔看了看她,估计她现在也没心情再捡海鲜了,朝郁少漠道:“我们先回去吧。”

郁少漠早就想和她单独去过二人世界,自然不会反对,牵起她的手走了。

沙滩上很快只剩下他们两人。

“云懿,在想什么?”郁少寒注视着她道。

云懿回过神,眼神闪了闪,抬眸看着他:“嫣然之所以会看到有人袭击我,也许是因为角度的原因她才看到我后面有人的,对不对?”

郁少寒看着她:“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。”

云懿咬咬唇:“所以有些时候就是有些巧合,也许是鹤倾城想多了也不一定,对吧?这不是苦肉计,如果真的是苦肉计,司徒嫣然为什么要对我演?而且司徒昭也没对我说过什么,那这个苦肉计不是白演了么?更何况,司徒昭最应该取得的是们的信任,就算要眼苦肉计也没必要对我演,不是么?”

她说的有些混乱,郁少寒只是注视着她,没有讲话。

“还有,嫣然她……”云懿忽然看到郁少寒的表情,眼神一闪,皱起眉道:“不相信她?郁少寒,在怀疑司徒嫣然,对吗?”

他的表情,分明就是在赞同鹤倾城说的话!

郁少寒挑了挑眉,道:“云懿,我知道她为挡了一枪,很感激,我也很感谢她,但是别忘了,任何可能性都是存在的,而且冷静一点想想,鹤倾城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,可以说司徒嫣然是因为角度问题看到有人要袭击,所以才救了,那么她为什么之前一直着急找?如果不是她表现得太明显,鹤倾城不会起疑心。”

云懿眼神定定的注视着他,一句话都没说。

见她神情有些不悦,郁少寒握着她的大手紧了几分:“云懿……”

云懿忽然后退一步,眼神冷了几分:“所以真的相信鹤倾城的话了,就因为不喜欢司徒昭,就怀疑他们有问题,对不对?”

郁少寒皱起眉:“我是不喜欢他,但是这和我不喜欢他没有关系!而是事实如此,他们就是有问题!”

“看吧,承认了,其实心里想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可能性,而是真的认定了司徒嫣然和司徒昭不是好人。”云懿眼神认真的地看着他:“才认识鹤倾城几天?竟然会相信他的话,只因为他说的话对的胃口,对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