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H漫

“那你求婚吧。”云懿看着他说。

“什么?”郁少寒愣住了。

“我说,你求婚啊,你求婚我就嫁给你。”云懿用脚轻轻踹了踹他。

她眼里闪着清澈的光芒,无与伦比的认真。

郁少寒眼神变了变:“云懿,我……”

“你干嘛?你又要耍我啊?加上上次在商场那一次,你就耍我两次了,郁少寒,你要是再敢来一次,我绝对不会原谅你!”

云懿皱起眉凶巴巴地道。

这小丫头是有多希望他求婚。

郁少寒一怔,有些好笑地勾起唇,眼神认真地道:“我不是想耍你,是因为我现在没有鲜花和戒指,场合也不对,上次在商场也是这个原因,所以我不能……”

“我原谅你啊。”云懿忽然打断他的话。

“什么?”郁少寒再次一愣。

“我说,我原谅你没有鲜花没有戒指,没关系,我不要这些,你求婚吧。”

吟不尽的段段相思

云懿笑眯眯地看着他。

郁少寒盯着她看了一会,才发现云懿似乎是来真的。

活到这么大,郁少寒没有没有遇到过想嫁给他的女人,可是基本上每一个都是为了更大的钻戒,只有眼前这个小丫头说:我原谅你没有钻戒。

郁少寒站起身,眼神一眼不眨的看着云懿,高大的身体笔挺的单膝跪下去,眼神定定的看着她:“云懿,请你嫁给我!”

他没有说多余的话,说求婚,就真的只有‘请你嫁给我这几个字’。

可是云懿却像是听到多么珍而贵之的话语,眼眶莫名有些发热,咬了咬唇,忍着眼里的湿意,道:“好!”

郁少寒看着她,抿了抿唇,喉咙里发出有些干哑的声音:“知道你答应了代表什么吗?”

“当然。”云懿挑了挑眉,用手比了一个数字:“郁先生,你知道我今年多大了吗?我二十多了,不是两岁,好么?”

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答应自己最爱的男人的求婚,虽然没有什么大的仪式,但是这样她就从女朋友变成未婚妻了吧,将来她就是他的妻子了。

郁少寒眼神一沉,站起身一把将她拉进怀里紧紧抱着,巨大的力气像是要与她融为一体。

云懿听着他胸膛传来的比平时快的心跳声,唇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。

他应该是开心的吧……

谁也没有讲话,空气中有种难以形容的安宁的气氛蔓延。

“郁少寒。”云懿忽然叫了他一声。

“嗯?”郁少寒淡淡地应了声。

“我们别选住的地方了吧,就选在距离你的公司近,方便上班的地方就好了,如果以后想出去看风景,我们抽时间去旅行就好了。”

云懿道。

郁少寒顿了顿,应了一声:“好。”

云懿抱着他的腰,唇角勾起一抹浅笑。

其实最重要的不是住在风景多么美丽的地方,而是和谁住在一起。

对她来说,只要和郁少寒在一起,哪怕遍地荆棘,也是鲜花。

……

第二天。

云懿和郁少寒从楼上走下来。

宁乔乔看到她,眼睛一亮,道:“云懿,这里。”

云懿走过去,道:“宁小姐,你找我有事?”

“你别总是叫我宁小姐,太生分了,咱们终归都是要成为一家人的嘛。”宁乔乔笑眯眯地看着她,压低声音道:“你和郁少寒和好了?”

云懿愣了下,有些不好意思地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你脸上不都写着了么。”宁乔乔一脸揶揄地看着她:“你们不吵架吧。”

云懿轻轻点了点头:“嗯。”

关于昨天的事,她和郁少寒谁也没有提起,就这样揭过去了。

“那就好。”宁乔乔笑着道。

云懿看了看她,道:“宁小姐,要不我们去逛街吧。”

“逛街干什么?你要买东西么?”宁乔乔好奇地道。

“嗯,我想去给我干儿子买礼物。”云懿道。

“要贵的啊!一定要贵的!”

久儿难得也在客厅,听到云懿说要买礼物,便喊着要最贵的,一边偷偷去看郁少寒。

反正这笔钱也是郁少寒出,不宰白不宰。

“今天去逛街吗?可是我和郁少漠说好了要一起出海玩。”宁乔乔有些为难地道。

久儿一听顿时眼睛一亮:“出海?那我也去!”

“不行!”

客厅里同时响起两道男人的声音。

一道是郁少漠说的,一道是司徒云凉说的。

久儿看了看郁少漠,转过头朝司徒云凉道:“为什么不行?”

郁少漠不让久儿去,久儿可以理解,毕竟这家伙是个霸道狂,逮着机会就想和宁乔乔待在一起,不想被人打扰,可司徒云凉是为什么?

“你刚生孩子不久,现在身体还虚弱,不能去海上吹风,太危险了!”司徒云凉皱着眉道。

一群人集体:“……”

“危险?”

久儿活到这么大,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说吹海风危险,那是海风,又不是毒风!

“嗯,等再过一段时间,等你身体好些了,我带你出海去玩。”司徒云凉搂着她道。

久儿冷笑一声:“这句话你上个月就说过了!司徒云凉,我已经生完孩子两个月了好吗?两个月了!而且我哪里虚弱?你看我虚弱吗?”

就算是坐月子,人家一个月也可以出门了吧。

她硬是被司徒云凉以‘身体虚弱’为由在家里关了两个月,每天最大的活动范围就是从楼上到楼下。

而且她身体虚弱个屁!生孩子之前就不说了,生完后每天各种补品就没断过,毫不夸张的她都流了好几次鼻血了,她简直强壮的像头牛,哪里虚弱了!

“不行,总之现在你还不能出门!”

司徒云凉道。

久儿气不打一处来:“司徒云凉,你……你要是再这样,我就跟你离婚!”

其他人都震惊了。

这才几句话就吵到要离婚的地步了?

司徒云凉眼都没眨一下,气定神闲地道:“你觉得谁敢给我们办离婚?”

“……”

久儿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云懿挑了挑眉,她总算看到司徒云凉符合身份的气场了。

“那个,久儿,你还是在家里待着吧,毕竟万一孩子醒了他还要找你,万一他哭了怎么办?”

宁乔乔笑着打哈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