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奶短视频app下载污版

第三更!月末了,今天五更爆发,求月票、红票、点击、收藏、订阅……统统都砸给俺吧!

————

赤鳞宝车已经驶离,消失在道路尽头,只剩下陈汐一个人呆在原地,环目四顾,找不到任何与火鸦镇有关的事物。

这里四周都是莽莽荒野,青黄不接的野草在风中招摇,荒芜辽阔,完全看不到火鸦镇究竟位于哪里。

庆幸的是,他的神识足够强大,在附近数千里范围内搜寻了片刻之后,终于被他发现了一个掩藏在草丛中的木牌。

木牌腐朽不堪,挂在一截朽木枝桠上,和四周的野草颜色相似,不仔细寻找的确很难发现得到。

木牌上只写着三个歪歪曲曲的字迹——火鸦镇。

陈汐纵身来到木牌前,端详片刻,心中一动,挥手劈斩而出,一抹凌厉的掌风如同锋利的刀刃一般,横扫而去。附近那密匝匝足有一人高的野草从齐刷刷被拦腰斩断。

一条曲折小路,映现在眼前。

“春来秋去,草木荣枯,这些野草却是把通往火鸦镇的路径给遮挡住了。其实从天空俯瞰,应该能找到火鸦镇的位置,不过如此一来就暴露了踪迹,很不值得……”

陈汐想了想,毫不犹豫沿着路径朝前行去。

日暮黄昏,寒风忽起,陈汐足足奔行了近一盏茶时间,才隐隐约约看见,一座小镇出现在地面线上。

电眼姑娘化身纯纯女仆极致可人

令他惊诧的是,在小镇上空,竟然汹涌着厚厚一层漆黑雾霾,仿似冤魂煞气,凝而不散,透着强烈的血腥和阴森气息。

“据说火鸦镇内藏匿着诸多穷凶极恶之辈,双手无不沾满血腥,犯下了人神共愤的滔天大罪,所以才会被整个大楚王朝修行界通缉和追杀。此时单单从那些缭绕不散的煞气来看,这个传言倒也不假。”

一边思索,陈汐一边朝前掠去。

呜呜呜……

黑夜降临,寒风呼啸,气流内夹着阴森寒意,阴冷可怕,如冤魂般呼号在大地上,令得远处的火鸦镇宛如一座鬼镇。

陈汐突然停下了脚步,因为他看见,一道瘦弱的身影,正从火鸦镇内掠出,朝自己这边奔来。

这是一个骨瘦如柴的青年,瘦弱得像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走,不过他的头颅却很大,头发乌糟糟的,像一个鸟窝。

“欢迎贵客光临火鸦镇,在下是火鸦酒馆的小厮,客人叫我乔生就行了。想必客人也是第一次来火鸦镇,不知是否需要一位向导?”这个名叫乔生的枯瘦青年笑容很灿烂,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,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。

“向导?”陈汐饶有兴趣道,他已经看出,乔生的修为只在黄庭境界,并不能威胁到自己。

乔生笑嘻嘻说道:“对,是向导,可以带着您熟悉火鸦镇的环境,哪些地方需要注意,哪些地方可以无视,以及火鸦镇的规矩等等,我都可以帮您解答。”

陈汐问道:“如何收费?”

乔生伸出三根手指:“三万颗凝婴丹。”

陈汐点头道:“好,成交。”

这座火鸦镇处处透着古怪,他感觉还是有必要寻找一个向导,快速熟悉环境,至于价格惊人,他倒是没放在心上。

“爽快,像您这样豪爽的客人,只要不出现意外,完全可以火鸦镇生存下去。”乔生笑嘻嘻说完,就开始朝前带路。

陈汐一边打量四周环境,一边默默跟随乔生身后,很快就已进入火鸦镇内。

严格来说,火鸦镇其实更像一个村落,泥泞的街道,破破烂烂的房屋,处处都充斥着荒凉和贫瘠的气息。

在夜色的笼罩下,火鸦镇内只稀稀落落地亮着几盏灯,寒风吹拂,灯火摇曳,远远望去,就像飘动的鬼火,阴气逼人。

走着走着,陈汐蓦地停下脚步,扭头望向右侧。

距离主干道十几丈外,矗立着十几根光秃秃的圆木柱子,每一根柱子上,都挂着一具尸体,新鲜、**的少女尸体。这些裸尸被一根极细的绳索深深勒进咽喉处,双臂也被箍在背后,只两条腿飘荡在半空。裸尸的两只眼睛都圆睁着,泛着死寂的光泽。

一阵寒风吹动这些尸体,就像一具具毫无生气的稻草人。

在最末端的一根圆柱前,正立着一个中年,锦衣貂裘,头戴圆帽,神态温和可亲,就像一位世俗中常见的大善人,正摸着下巴在打量刚新鲜挂上去的女尸。

陈汐的眼眸微眯,富态中年身上涌动着浓重的杀气,甚至隐约在周身形成了一层黑濛濛光晕,那是只有虐杀了无数人,手中沾满无数冤魂才能形成的“罪愆”之气。

“那位是稻草张,火鸦镇的五大恶人之一。”乔生在一旁飞快解释道:“此人最大的嗜好就是搜集女尸,然后以秘法炮制成人偶,每搜集一百具,就会在深夜中以磷火点燃,远远看上去就像一只只明亮的灯笼飞上了天,很是壮观。”

陈汐平静道:“稻草张?”

乔生点头道:“对,在火鸦镇,几乎大多数人都有一个绰号,真名字却很少有人用。”

陈汐没有再多问,目光在那些飘曳在寒风中的女尸身上停留片刻,随后继续朝前行去。

哗啦啦!

没过多久,一道哗啦啦的水流声在风中传来,夹着浓烈扑鼻的血腥。

陈汐抬眼就看见,一个**上身的光头大汉正坐在道路一侧,在他面前摆放着一个巨大木盆,其内盛放着厚厚一层殷虹血水,一颗雪白光洁的人头骨正在血水中沉浮。

“这位是“人头李”,和稻草张一样,是火鸦镇五大恶人之一,喜欢把人头骨炼制成拇指大小的骨珠,穿戴在身上。”

乔生指着人头李的脖颈处,说道:“瞧,他脖子上带着的一串白骨项链,总共一百零八颗,颗颗都是人头骨炼制而成,很漂亮不是吗?”

陈汐凝目望去,果然就看见这样一串项链,一颗颗骨珠宛如缩小无数倍的人头骨,空洞的眼孔,雪亮的牙齿,仿似都在狞笑。

同样,这位人头李身上,也缭绕着一层黑蒙蒙的“罪愆”光晕。

乔生和人头张打了声招呼,就带着陈汐继续朝前行去。

路上,陈汐忍不住问道:“稻草张、人头李,还有其他三个恶人是谁?”

乔生笑道:“知道肯定会问,除了他们俩,还有赤罗兰,这是个痴迷种植赤罗兰花的女人,不过她种的赤罗兰,却需要用活生生的人来当肥料。就是把整个活人埋在土地内,在其头顶凿开一个血洞,然后在把赤罗兰种植进去。

除了赤罗兰,还有武夫子,这个老头嗜好还算正常,不过他睡觉时喜欢听着哭喊声入睡,所以就在卧室挖了一个大坑,坑内豢养着一群活人,每当睡觉时,他就朝大坑内倒灌一些阴毒的灵火,烧得这些人凄厉哭喊,这才安然睡去。

最后一个是齐胤,性情冰冷淡漠,极少出现在火鸦镇,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冥寒森林内行动,以搏杀一些凶猛妖兽为乐。”

陈汐点头道:“稻草张、人头李、赤罗兰、武夫子、齐胤。这五大恶人中,我看就齐胤还算正常。”

乔生笑嘻嘻说道:“等在这里呆久了,什么事情都会习以为常了。”

陈汐皱眉道:“难道就没人管管?”

乔生一怔,旋即摇头道:“管不了,这里可是罪恶之地,到这里来的哪一个手上没沾染一条人命?若非走投无路,只怕没人愿意来这里遭罪。”

说到这,乔生似意识到什么,神色严峻提醒道:“客人,我得提醒一句,千万别在这里多管闲事,别看稻草张他们杀的人多,可都是一些逃进火鸦镇的有罪之人,死不足惜。若多管闲事,只怕也会和那些死人一个下场。”

陈汐默然,他想起自己在赤鳞宝车上时,人们嘴中称呼的“妖魔”,这些火鸦镇的恶人可不就跟妖魔一样吗?

这里,的确是一个罪恶的放逐之地。

一路上,陈汐又问了乔生一些事情,对火鸦镇的内部情况也有了一个大概了解。

火鸦镇内,如今盘踞着近上千号人,有流寇、有凶徒、有盗匪……唯一的相同点就是,这些人都是被整个大楚王朝所通缉追杀,走投无路,才选择在此地栖身。

大楚王朝之所以没有赶尽杀绝,原因也很简单。火鸦镇背靠冥寒森林,森林内妖兽纵横,步步杀机,虽然危险重重,但却蕴含着各种灵材、灵矿。火鸦镇中的恶人想要生存,每个月就必须缴纳足够的各种材料,否则就会遭到大楚王朝楚魂卫的围剿。

换句话说,火鸦镇就类似于一个牢狱,而这些恶人则充当了牢狱中的苦力。

至于想要从此地逃跑,那根本不可能,乔生没有明说具体细节,但却信誓旦旦保证,每一个逃离火鸦镇的恶人,不到三天就被抓了回来,不过被抓回来时,人已经是尸体了。

当然,陈汐也问了一些有关乔生的事情,令他想不到的是,这家伙竟然就是大楚皇朝楚魂卫的一员。

古怪!

这个地方的确太古怪了,陈汐直至此时,也没有捋顺眼前的情况。

不过很快,他就放下了这份心事,他并不打算在火鸦镇长留,而是妖穿过火鸦镇,进入冥寒森林,朝雷城方向行进,直至抵达锦绣城。

没过多久,前边出现一个空阔的场地,到处都是断壁残垣,只孤零零矗立着一座简陋的酒馆。

酒馆不止简陋,还很破旧,四壁上尽是斑驳的黑色灰尘,半边屋顶都已裂开很多缝隙,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坍塌。

酒馆门口悬挂着一块歪歪咧咧的木招牌,上面画着一只暗哑无光的火鸦,以及四个字:火鸦酒馆。

夜色如墨,酒馆内不时有一阵阵雷鸣般的哄笑传出,在这阴森的小镇里,显得很热闹,也多了一份人气。